<kbd id='fzksy'></kbd><address id='dagdl'><style id='qqqvl'></style></address><button id='ghqvq'></button>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微信關注
          官方微信號︰南方財富網
          加關注獲取每日精選資訊
          搜公眾號“南方財富網”即可,歡迎加入!
          廣告服務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168彩票-234彩票-购彩软件-购彩平台app哪个最好-118官方彩票计划群-118彩票计划微信群-南方财富网

          2019-01-31 11:15 東方財富網

            城投債從2018年火到了2019年。彭博數據顯示,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2018年發債規模大增37%至2.4萬億元人民幣,創下歷史新高。

            新年伊始,在央行降準等政策面刺激下,債券一級市場掀起了一波小高潮,其中又以城投債尤為火爆。

            1月7日~11日,城投債發行373.5億元,到期283.8億元,淨融資89.7億元,淨融資額環比上升160.97億元。

            在政策面利好、流動性充裕疊加資產荒的背景下,不少業內人士看好2019年城投債行情。

            城投公司作為城市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建設融資重要主體,為我國城鎮化發展和地區經濟增長做出了應有的貢獻。與此同時,急劇膨脹的債務規模也給城投公司自身發展和地方財政帶來了一些隱患。如果用市場化方式化解城投債務,人們擔心債務違約,區域性金融風險面臨挑戰;如果依然任其游離于灰色地帶,人們也有疑慮,擔心給埋下風險隱患。存量債務怎麼解決,新增債務要不要行政干預?這些都成為市場關注的問題。

              城投債和地方債發行量雙升

            1月4日,央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

            消息公布後,市場預期資金面寬松,債券一級市場情緒高漲,城投債投標熱度上升,不少城投債發行利率打開投標下限。據一家券商的債券融資部負責人透露,“只要是發行規模不太大的城投債,全場認購倍數高一點的能到6~7倍”。

            2018年7月31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堅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靈活性、有效性。財政政策要在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作用。要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2018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宏觀政策要強化逆周期調節”。

            廣發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郭磊認為,降準只是一個開始,2019年上半年將會是逆周期政策密集期。

            2018年來利率債行情逐漸走強,各類債券基金紛紛發行,不少新成立產品便選擇了優質中等久期城投債作為底倉產品。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表示,2019年是城投債的兌付高峰,並且,2018年7月後政策保證存量項目的合理融資和加大對基建的補短板力度,城投債的價值逐步體現。

            國務院近日批復同意山東撤銷萊蕪市,其所轄區域劃歸濟南市管轄。明明分析稱,目前城市規劃政策框架下中心城市的地位有所上升,未來撤市設區仍有機會,或將利好當地城投債。

            同時,地方債于2019年1月提前掀開發行大幕。據統計,目前已公告的地方債發行規模已超過4000億元。

            城投不等于窗口公司

            說到城投債,不得不說地方政府窗口公司,它是指各地政府在港澳地區設立並控制的國際投資和信托公司,成形于上世紀80年代初期。這些窗口公司,身份非常特殊,在法律上是獨立的企業,同時又以政府支持為背景。其核心職能是引進外資,早期的債務大多由地方政府擔保,並且有良好的償付記錄。

            地方政府成立窗口公司的本意,是逐步發展企業信用,而不是去建立“第二主權信用”。但是,這些窗口公司身份“曖昧”,不少窗口公司也利用債權人視其為政府信用的錯覺,在國際債券市場大力舉債,不斷擴大業務規模,業務範圍涵蓋了大量高風險的投資。

            中央政府自1995年起開始醞釀全方位地整頓窗口公司,宣布政府不再擔保信托投資公司的融資行為。這些窗口公司,已經根基不穩,但借新還舊,繼續擴張。1998年,廣東國際信托成為國際債券市場上第一個違約的地方政府窗口公司,在破產清算和資產出售後,債券持有人最終于2000年12月以現金形式獲得了債券面值3.6%的補償,戳破了地方政府窗口公司的信用氣泡。

            城投公司與窗口公司有相似之處,都是特定歷史階段的產物,身份也非常特殊。然而,城投公司與窗口公司的不同之處也非常明顯。

            對此,郭磊表示,窗口公司的核心職能是引進外資,而城投公司成立的出發點是將城市建設中的政府行為轉變為企業行為。觀察城投公司過去26年的歷史,從鼓勵組建城投公司到退出融資平台,從限制銀行貸款到嚴格規範融資行為,政策調整的動作是比較頻繁的,每一次改動都不缺乏亮點,卻沒有帶來城投公司的實質性變化。

            明明認為,債務的形成有個歷史過程,要解決這個問題也有時間過程,既不能操之過急,也不能置之不理。不可能出台某一政策措施,將積累的債務全部解決;更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會有反復。任何政策措施,說到底是一種利益關系的調整,最難的難題不在于制度本身,而在于這種調整背後的利益沖突。

            2018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要求對嚴重資不抵債失去清償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公司,依法實施破產重整或清算。

            至此,城投公司的數量、負債的規模與當年窗口公司已不可同日而語,一旦城投公司出現破產清算,都可能經過市場放大被直接視為地方政府的信用失效。2016年東北特鋼債務違約經過反復發酵給遼寧地區金融市場和地方財政帶來的影響,就是一個例證。

            當然,肯定漸進式道路、接受漸進式道路,並不代表沉湎于漸進。存量債務的化解,不能“一刀切、一陣風”,更不能層層加碼提前還款。漸進式的道路,本質要求是軟著陸。

            對此,明明表示,在這個過程中,金融市場可以從政策上給予一些配合,比如,允許符合一定條件的城投公司借新還舊,給這些公司以“化蝶”的機會,培育和發展起有利于債務化解的利益格局。應該看到,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城投公司還是積累了一些資產的,存量資產的盤活是有些空間的。   南方財富網微信號︰南方財富網